快速通道

大学排行榜野蛮生长这门“生意”缘何火

不同的排名机构各用一把尺子来衡量高校办学水平,结果自然导致同一所高校在不同的榜单上排名千差万别。在一个榜单上表现非常一般的学校,很可能在另一个榜单上“非常优秀”
   ■除了向大学收取咨询费帮助大学提高排名、兜售数据类产品外,不少排名机构还在不断开发新的项目。比如,有的排名机构在大学中极力推广认证项目,就像给酒店评级一样,要评出四星、五星甚至六星级大学
    ■形形色色的排行榜就像一张张不同的体检表,而问题的关键在于,大学会不会对着体检表上的数据、指标做出正确的分析,实事求是地找到和世界一流高校的差距

从商业味太浓、指标设置不合理到公信力缺失,林林总总的大学排名榜单一直饱受争议,即便如此,这门生意依然野蛮生长。日前在同济大学举行的2016“大学排名之排名研讨会上,有学者披露,根据最新统计,全球范围内的大学排名共有77个,其中有19个是全球性的,58个为区域性的,而在5年前,全球范围的大学排行榜还只有11个。
    “
大学排名就如同体检表,由于选取的指标各有不同,且有些指标本身的合理性存疑,所以测出来的结果难免有局部放大或失真的情况。多位学者提及,大学若对具体的排名成绩和各种指标没有清醒的认识,很可能会被排行榜绑架,进而让排名这门生意越做越火。

一所大学在不同榜单上竟相差400多名

在目前19个全球性的大学排行榜中,最具影响力的四大分别是QS世界大学排名、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、世界大学学术排名 (ARWU)以及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。而由上海交通大学发起的ARWU,早在2003年就开始发布年度大学学术排名,是世界上最早的全球大学排行榜。

东北师范大学发展规划处政策研究室主任王金龙介绍,除了高等教育资源相对发达的美国、英国和中国,过去几年,俄罗斯的评级机构RatER、西班牙的SciMago、荷兰莱顿以及土耳其的URAP等,都在用各种不同的指标对全球范围内的大学进行排名。以荷兰莱顿大学发布的全球大学排名为例,主要是测量全球高校的科研产出能力;俄罗斯RatER的全球大学排名,主要是为了判断俄罗斯高校在世界高等教育中的位置,所开发的是一种更符合俄罗斯高校特征的排名方法。

不同的排名机构各用一把尺子来衡量高校办学水平,结果自然导致同一所高校在不同的榜单上排名千差万别。北京师范大学青年学者吴云峰在对2016年全球四大排名进行简单地数据处理和分析后发现:排名世界前10位的高校几乎高度一致,但越是往后,学校间的差异越大。吴云峰说,最极端的一所大学,在不同榜单上的排名竟然相差400多名!这也意味着,在一个榜单上表现非常一般的学校,很可能在另一个榜单上非常优秀

掌门人的压力,看热闹的外行难以体会

对于大学排名这件事,国内高校的校长们心情复杂。一方面,很多名校校长都在公开场合表达过要看淡排行榜,甚至抨击大学排名,但关起门来,几乎所有大学的校长都很难淡定

研讨会上,有学者举例,四大排名中,有家机构要求大学主动提交数据,本土名校中大约有六七所拒绝提供,结果在这家机构的榜单上就没有名次。这就造成一种状况:同等级别的名校,人家都在4个排行榜上有名次,而不交数据的学校只有3个排名。以至于学校要费很多口舌来说明情况,颇为尴尬。

同济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讲师张端鸿说,虽然各大高校的掌门人都清楚办学不能被排行榜绑架,但在本土高教界,确有一些黑马高校的崛起是因为跟着榜单对症下药

比如,某所地方211高校近年来在多个排行榜上快速攀升,究其原因就是跟着排名指标引进人才———该校在过去5年中砸下重金,引进了数10名高被引学者(即论文被引用频次很高的学者)在测量高校的科研表现时,高被引学者的作用堪称一个顶百。但问题是,仅靠几名学者的引进,短期内能在多大程度上提升学校的整体办学质量,尤其是教学质量呢?”

无论是国际比较还是校际竞争,大学的这些内在诉求不断地给排名机构增加商机。除了向大学收取咨询费帮助大学提高排名、兜售数据类产品外,不少排名机构还在不断开发新的项目。比如,有的排名机构在大学中极力推广认证项目,就像给酒店评级一样,要评出四星、五星甚至六星级大学。有学者直言:“这样的项目对提升大学办学质量毫无价值,只是一门新的生意。

跳出排名看排名,大学对待排名的行为值得研究

没有一份排行榜能全面客观地反映大学的办学实际,但要让大学都关起门来不看榜单,也是不现实的。在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熊庆年教授眼里,形形色色的排行榜就像一张张不同的体检表,而问题的关键在于,大学会不会对着体检表上的数据、指标做出正确的分析,实事求是地找到和世界一流高校的差距。

另有学者指出,不少全球性的大学排名除了商业味浓重,还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:很多用于排名的指标具有很强的主观性,且更多指标都是按照国外高校的办学状况来设定的。须知,国外高校的招生体系和本土高校有着明显的不同,毕业生就业、雇主评价等相关信息的统计也和国内高校很不一样。所以,文化差异和办学机制差异,都会导致大学排名不能准确反映大学的办学质量。

到目前为止,我们高校的很多人都还只是排名的使用者,而现在亟需的是排名的学术研究者,更值得研究的是大学对待排名的行为。熊庆年说,要懂得跳出排名看排名。”(文汇报,樊丽萍)